中华文明要成为长青文明,须兼收并蓄推陈出新


王强


在座的都是传统文化研究的大专家,是我学习的对象。今天听了大家的讲话,确实感觉脑洞大开,深受启发。首先真诚祝贺大同思想网四周年,在枕戈的经营下,成果丰硕,打开了局面,今天能够聚集这么多学者过来(包括何真临老师都来了)就是最好的证明。


自改革开放以来,关于如何看待和对待传统文化,我们其实经历过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过程。在改革开放前二十多年,热衷甚至崇拜西方文化及价值观几成风尚,一度达到言必称“希腊”的地步,以至到了对自身人种的质疑和自卑(以《河殇》为甚)。


但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繁荣,迅速成长为世界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实体,并大有全面赶超美国的“碾压”之势,尤其是2008年世界金融及经济危机爆发以来,除中国之外,包括欧美发达国家在内的主要经济体均一蹶不振,至今仍复苏乏力,中国奇迹、中国模式开始成为学者以至大众讨论的热词,进一步的讨论开始总结并挖掘中国经济制度的优越性以及背后的文化优越性,由此形成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而其中的“文化自信”则属于价值层面和理念层面的内容。


问题在于,我们赖以自信的“文化”究竟是基于传统文化的“旧酒装新瓶”,还是基于现代理念并扬弃传统文化所形成的新型态文化?也就是如何认识和看待老祖宗传承下来的传统文化以及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关系。就此我谈几点看法,不一定准确,抛砖引玉,请各位专家指正。 

 

一、对传统文化要致以最高的敬意

 

鸦片战争之前,中国的国力在相当长时期内是极为强盛的(换算的年度GDP占到全球总量的1/3及以上),可以说雄冠全球、独步环宇。无论在今天看来,传统文明中有多少所谓的“糟粕”或“腐朽”,但曾经能够创造出雄视天下的辉煌和奇迹,能够释放出如此巨大的创造力,作为炎黄子孙的我们,理所当然应为之自豪、为之骄傲、为之顶礼膜拜!


更重要的是,她还具有极强的韧性和生命延续力,可以说,论古老,中华文明是“之一”,但论长寿、长青、长盛,那么中华文明就是“唯一”,其它的古埃及文明、印度文明乃至希腊文明,后来实际都断掉了。


还要提及一点的是,中华传统文明具有多样性和多元性的特点,虽然儒家在大多时候居于主流,但是还有道家、法家、佛家等诸子百家,可以说是百花齐放、百鸟闹春、百家争鸣;千山万水、千姿百态、千娇百媚。因此,对传统文化,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当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大同思想网四周年长沙座谈会现场


二、对传统文化要保持足够的清醒

 

对传统文化保持足够的尊敬既无可厚非,也理所当然,但与此同时,我们又不能因“尊”而迷信,因“敬”而固守,而应勇敢且坦诚的直面传统文化在总体上与现代社会的不匹配性和不适应性,更不要指望用传统文化来主导现代社会的价值观,也不要幻想用现代形式包装传统文化来实现传统文化的“满血复活”。要承认存在与传统文化内核不一致的现代意识、现代文化和现代价值:


一是现代文化的塑造和创造,需要我们现代人自己去完成,而不能也不应该企望几十年前、几百年前甚至几千年前的老祖宗为今天的我们“包打天下”并写好答案;


二是如果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可以改造成为现代文化,那还有什么“传统”与“现代”之分的必要呢?!


三、对传统文化要做到真正的扬弃

 

真正的薪火相传,不是“好”与“坏”的辩论,而是厘清楚传统文化中真正的精髓和养分,并将其融合到现代价值和现代文化中来。对传统文化既不能照单全收,也不能一概否定,既反对“供神”,也反对“鞭尸”。要对传统文化“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从中淘选、提炼出“优秀成分”,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优秀传统文化”。


在我看来,传统文化成份中,有些是脏物(即某些反人性、反现代、负能量的观点和说法,如“灭人欲”),需要我们毫不犹豫地抛弃;有些是废物(虽没有负面、消极甚至破坏性的因子,但对现代社会没有实际价值,如某些旧有礼仪),需要我们毫不顾惜地剔除;有些是文物(具有观赏或鉴赏价值,但却像回不去的故乡,如唐装汉服),需要我们珍惜并珍藏;还有一些则是宝物(与现代价值部分或完全相容,部分甚至对现代文明具有引领性,属于正导向和正能量的东西,如人无信不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天人合一;天下大同等),需要我们不辞辛劳地挖掘、淘洗并擦亮,是“金子”就一定要让其发光发亮。


比如“天人合一”,天人合一虽属“传统”,但非但不落后于时代,反而超前于时代,实际上对传统工业化具有引领和矫正作用;又比如古人一直强调“无信不立”,信用是现代经济的灵魂;再比如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存天理”没错,错在“灭人欲”,错在以“存天理”为由灭“人欲”,而王阳明所提出的“知行合一”和“致良知”就非常可取,但他所提出的“心即理”恐怕只对了一半,因为“心有理,天亦有理”。所以我们基于现代价值观,并综合王阳明和朱熹的观点并加以改造,就可以形成如下观点:“尊人欲,顺天理,合知行,致良知”。这些都是可以把它提炼出来的,是优秀传统文化的本体内容。


什么才是宝物?什么才是优秀的东西?我个人觉得与现代文化相通、相依、相融,甚至能够引领现代文化的,这就是传统文化中的宝物或者说优秀成分,是我们最希望在传统文化里面找到的灵魂性的东西,也是我们最应该坚持的东西。

 

大同思想网4周年长沙座谈会合影


四、对现代文化要当好学生并力争做先生

 

要站在时代的制高点看待历史,而不应蜷守在历史的浓荫下理解现代。最具有价值意义的是:传统文明中有哪些本体内容是为现代社会所需要的?有什么样的内容对现代社会具有启迪性?什么才是能够引以为鉴甚至引以为用的“史”?即要从传统文化中找到那些与现代文化相合,或与现代文化相通,或与现代文化相异却能引领现代文化的精华或精粹。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一个优秀的文明或文化应该是兼收并蓄、兼容并包的,应不分内外,只问对与不对;不分新旧,只问适与不适。无论是唯“西”是从,还是唯“古”是瞻的教条甚至原教旨主义,都只会把我们带到一个深过一个的“泥坑”里难以自拔;无论逢“西”就反,还是逢“古”就骂的“死磕”思维,都只会把我们从一种迷糊带入到更为严重的迷惘、迷茫甚至迷失!正如马克思主义学说,马克思主义学说本身就孕胎于非马克思主义学说之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就更要坚持对非马克思的扬弃思维,而不是一概排斥、一律拒绝、一否到底。


以我们湖湘文化为例,我认为要看到两点:一是要看到某些我们津津乐道的“湖湘文化”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已不再具有地域性特征,而只具有群体性特征(如“敢为人先”表现为企业家精神);二是要在自信的同时有所自谦,只有自谦才能虚怀若谷,才能容人之长、用人之长并吸人之长(如魏源的“师夷长技以制夷”),也就是说,我们既要有“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的自信与霸气,也要有“吾道四方来濂溪只是一脉,大江浩荡去湘水无非余波”的自谦与胸怀。


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郑佳明老师将湖湘文化概括为“四求”,即“求本、求实、求变、求容”,非常精辟,非常到位,非常深刻,我的理解就是“求本(质)不逐末,求实(真)不务虚,求变(新)不守旧,求容(开放性)不自闭”,在此基础上,我还加上一“求”,即“求高(不媚俗)”。


我曾于2014年在《经济社会体制比较》杂志发表题为《中国道路:基于“结合论”视角的新解析》(最初题名为《中国道路的特征、优势和潜力在于“结合”》),后由枕戈改名为《中国道路是政府与市场结合的辩证逻辑之路》并发布于大同思想网。实际上“政府与市场的结合”只是我这篇文章中所讲的“六个结合”中的一个。而且我所讲的“六个结合”是围绕“一条主线”展开的结合,脱离这条主线而单纯讲“结合”,其意义及其价值都是有限的甚至可能适得其反,即要坚持“一主六合”,中国下一步推进全面深化改革,需要沿着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主线,更加自觉且坚定不移地打好结合这张真正的王牌,全面促进市场与政府、对内与对外、国有与私有、中央与地方、渐进与突破、继承与创新等要素,从经验结合走向科学结合,从相机结合走向有机结合,从有效结合走向高效结合……。在这六个“结合”中,就有文化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问题,对此,我们要始终坚持在新陈代谢基础上的新陈结合,在推陈出新基础上的继往开来。


刚才杜钢建老师讲到经世致用,确实,学者的研究对现实要有帮助性,要有推动性。比如杜老师所讲的法律儒学、儒家宪政,就是致力于对现实要有影响。传统文化的一些东西只有跟现代社会的主流价值嫁接起来,才会成长为一个新的东西,才会有活力,才能让人们真正感受到它的魅力。如果跟现代社会的价值观不结合,它就是一个供品,一个文物,最后就是一个标本,标本再好看,也不能分享,更没有用处。


我们应当坚持现代文化的核心价值并兼收并蓄传统文化中的优秀成分和活性因子,致力于完善现代文化,调适现代文化,提升现代文化并进一步实现对现代文化的再定义。中华民族的祖先曾经创造世界最优秀的传统文化,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完全有更大的信心和更强的能力创造出引领世界的最优秀的现代文化。谢谢大家!


(本文是经济学博士、博士后,湖南省国资委王强处长,9月24日在大同思想网四周年长沙座谈会上的讲话整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