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钢建教授称:西方的文字来自中国,西方的神也来自中国

甘桑石刻文对腓尼基文和古希腊文的影响

编者按:去年,湖湘学者周行易认为广西平果县马头镇甘桑村的石刻文早于北方的甲骨文,著文在微信圈传播,引起不小争议。大同思想网总编枕戈把相关信息告诉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世界新文明史观的开拓者杜钢建教授。杜教授随即托人在网上购买班弨教授的著作《甘桑石刻文摹片及字符集》。经过认真学习,杜教授为甘桑石刻文具有世界性意义,西方字母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甘桑石刻文。

广西平果县马头镇甘桑村2006年以来陆续发现的甘桑石刻文对古代腓尼基和希腊文字产生了直接影响。甘桑石刻文的伟大意义在于它是世界范围内文字从象形文字向字母文字转化的标本文字。从象形文字向字母文字的转化是人类文字改革历史上最重大的变革。它直接催生了许多民族语言文字的形成和发展。社会各界特别是学术界应当对甘桑石刻文给与高度的重视。

甘桑石刻文虽然经碳十四测定为距今3600年左右的文字,但是作为系统文字的形成至少在5000年以前。可以说甘桑石刻文就是夏朝乃至先夏时期使用的文字。目前出土的甘桑石刻文中可以清晰辨认和描摹的字符1028个。有一些文字符号在8000年前的高庙文化中就已经出现。甘桑石刻文属于从象形文字向字母文字过渡的文字。在石板上雕刻文字,必然要减少文字曲线,将一些曲线笔画逐步改造成直线笔画,进而形成字母文字。甘桑文字就是经过石板雕刻的从象形文字向字母文字过渡的文字。古代腓尼基文字、古希腊文字和后来的拉丁文字中的大写字母基本上都是从甘桑石刻文中借取的。

一、甘桑石刻文与古代腓尼基文字的比较

腓尼基字母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在地中海附近地区开始使用。现在的字母文字,几乎都可追溯到腓尼基字母,如希伯来字母、阿拉伯字母、希腊字母、拉丁字母等。古代腓尼基文字是西方所有字母化文字的缘起。古希腊文字和拉丁文字以及后来的德文英文法文俄文等都是从腓尼基文字逐步演化而来。但是腓尼基文字来自哪里,对此西方学术界一直没有找到源头。笔者研究甘桑石刻文字发现,古代腓尼基文字等均来自甘桑石刻文。下面根据腓尼基字母顺序和广东科技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班教授所编辑的《甘桑石刻文》字符集的编号,逐一分析腓尼基文字与甘桑石刻文字的关系。

杜钢建教授称:西方的文字来自中国,西方的神也来自中国

1、腓尼基字母aleph。A字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28-0303、023(3)-01-01、016-04-04、004-03-01、003-04-03、

2、腓尼基字母beth。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3-07-07、004-08-12、004-08-08、004-10-07、

3、腓尼基字母gimel。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14-05-02、007-07-05、005-04-08、003-04-04、012-01-04、023(2)图等。

4、腓尼基字母daleth。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32(1)-03-07、031-04-04、033-01-02、033-03-02、029-06-01、029-02-02、028-03-01、028-02-01、027-09-05、022-01-01、015-01-01、010-01-01、006-01-03、005-06-04、004-08-06、004-01-06、003-04-01、003-05-05、003-05-07、003-03-11、003-03-04、003-02-06、003-02-07、003-02-13、003-01-11、003-01-12、003-02-01、003-02-02、002-14-02、002-14-07、002-10-12、002-08-06、002-05-08、002-05-06、002-06-02、002-06-10、002-01-03、002-02-03、

5、腓尼基字母he。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2-09-03、002-10-01、002-10-06、002-12-05、002-16-04、003-01-12、003-02-05、003-02-14、003-03-09、003-05-09、003-07-05、004-04-08、004-04-10、004-05-04、004-05-11、004-09-12、006-01-01、006-01-03、008-08-05、009-04-02、014-01-02、018-06-02、020-01-02、022-01-02、022-04-01、002-13-08、020-01-03、004-02-05

6、腓尼基字母waw。Y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7-01-03、002-05-03、032(1)-03-04、005-04-01、003-04-07等。

7、腓尼基字母zayin。I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15-03-05、003-04-09、003-01-06等。

8、腓尼基字母heth。日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2-11-03、034-02-01等。

9、腓尼基字母toth(O中有x)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4-09-15、004-08-05、004-03-04。

10、腓尼基字母yodh。在甘桑石刻文中没有发现,但是027-07-02、002-13-16的字体判断只差一横,在进一步发掘中应该可以找到。

11、腓尼基字母kaph。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16-02-06。

12、腓尼基字母lamedh。L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23(6)-02-02、023(7)-01-03、004-04-13。

13、腓尼基字母mem。M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2-05-02、032(1)-01-01、002-04-09。

14、腓尼基字母nun。N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14-04-04、018-05-02、003-07-05。

15、腓尼基字母samekh。丰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2-09-04、003-02-03、002-03-03。

16、腓尼基字母ayin。O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16-02-02、004-10-05.

17、腓尼基字母pe。P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4-08-07、002-14-04、008-09-03、002-08-04、004-08-13。

18、腓尼基字母sade。在甘桑石刻文中没有发现。

19、腓尼基字母qoph。在甘桑石刻文中没有发现,但是有近似文字,见021-03-02、028-01-05。

20、腓尼基字母res。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2-09-02。

21、腓尼基字母sin。W在甘桑石刻文中见003-05-06.

22、腓尼基字母taw。X在甘桑石刻文中见甘桑石刻文034-01-03、002-16-06、021-02-02、002-05-05。

以上腓尼基22个字母中只有个别字母在甘桑石刻文中没有发现。有3个近似文字不计算在内。腓尼基22个字母在甘桑石刻文中有18个。其余4个字母相信在今后的发掘中可以发现,因为这4个字母在甘桑石刻文中都有相近文字符号和有规律可循的成熟的笔画顺序。

关于腓尼基字母的使用,据说最早是由一个名叫卡德穆斯的腓尼基木匠使用的。他有一次在干活时忘记带一件工具。他在木片上用刀刻画了符号,要奴隶去其家中取来。卡德穆斯的妻子看后就把工具交由来人带去。据说卡德穆斯在木片上划的就是腓尼基字母文字。此后,许多人向他学习腓尼基字母。看来卡德穆斯及其妻子都是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代表先夏和夏朝文字的甘桑石刻文中的简单文字,即字母化的文字。腓尼基字母虽然不是卡德穆斯发明的,但是他是第一个将先夏和夏朝石刻文中的字母文字系统化地抽取出来表达腓尼基语言发音的人。甘桑石刻文在西方的传播过程中,卡德穆斯可能是最早的功臣。

在西方的考古发现中,腓尼基文字传播到了北非、希腊、巴勒斯坦、叙利亚和阿拉伯。在迦太基、塞浦路斯、马耳他、撒丁岛和马赛,出土了许多从公元前5—前1世纪用腓尼基字母表书写的碑文。基色农夫的记录表刻在一块石灰岩片上,其中列出一年中每个月的农活。该记录是用腓尼基文字书写的。该石刻文字的年代与大卫(David)处于同一时代。另外一项考古发现了公元前850年由摩押王米沙(Mesha)建造的纪念碑。该纪念碑文字记录了摩押反抗暗利王朝(Omridynasty)(《列王纪上》第16章)统治的活动。

杜钢建教授称:西方的文字来自中国,西方的神也来自中国

二、甘桑石刻文与古希腊文字的比较

古希腊文是在公元前900年从腓尼基(今叙利亚地区)引入希腊地区的文字。在古希腊文的24个字母中,最后4个字母据西方学者说是希腊人创造的。据笔者研究,无论是古希腊文的前20个字母,还是最后4个字母,都来自古羌文的甘桑石刻文和古彝文。古希腊文的大写字母借取自甘桑石刻文,小写字母借取自古彝文。

下面根据古希腊文24个字母顺序和广东科技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班教授所编辑的《甘桑石刻文》字符集的编号,逐一分析古希腊文字与甘桑石刻文字的关系。

1、古希腊字母Alpha(Αα)在距今8000年左右高庙遗址陶片上、距今4000年左右的三星堆陶片上、距今3600年左右甘桑石刻文字中均已出现。古希腊字母Alpha(A)在甘桑石刻文字002-12-01、

2、古希腊字母Beta(Ββ)距今3600年左右甘桑石刻文字中见029-05-03、002-10-12、

3、古希腊字母Gamma(Γγ)在距今3600年左右甘桑石刻文字中见014-05-02、007-07-05、005-04-08、003-04-04、012-01-04、023(2)图等。

4、古希腊字母Delta(Δδ)在距今3600年左右甘桑石刻文字中见032(1)-03-07。

5、古希腊字母Epsilon(Εε)在距今3600年左右甘桑石刻文字中见002-13-08、020-01-03、004-02-05

6、古希腊字母Zeta(Ζζ)见甘桑石刻文031-03-03等。

7、古希腊字母Eta(H)见甘桑石刻文009-01-01、032(1)-02-01、029-04-04、018-04-02、028-02-05等。

8、古希腊字母Theta(Θθ)在已经发现的甘桑石刻文字中没有出现,但是在彝语字母中有。彝语字母Θ读音为bo。

9、古希腊字母Iota(Ιι)在已经发现的甘桑石刻文字中有015-03-05、003-04-09、003-01-06、

10、古希腊字母Kappa(Κκ)在已经发现的甘桑石刻文字中有007-06-02、006-01-02、

11、古希腊字母Lambda(Λλ)在已经发现的甘桑石刻文字中有002-12-01、008-02-02。古希腊字母Lambda(Λλ) 在距今8000年左右高庙遗址陶片上、距今4000年左右的三星堆陶片上、距今3600年左右甘桑石刻文字以及贵州荔波水书中均已出现。

12、古希腊字母MyMu(Μμ)在距今3600年左右甘桑石刻文字中见032(1)-01-01、002-04-09。

13、古希腊字母NyNu(Νν)见甘桑石刻文014-04-04、018-05-02、003-07-05。

14、古希腊字母Xi(Ξξ)在目前为止出土的甘桑石刻文中没有发现。但是在彝文字母中有Ξ。

15、古希腊字母Omikron(Οο)见甘桑石刻文016-02-02、004-10-05、

16、古希腊字母Pi(Ππ)见甘桑石刻文004-04-12、002-07-03、004-03-11、

17、古希腊字母Rho(Ρρ)见甘桑石刻文002-08-04

18、古希腊字母Sigma(Σσ)见甘桑石刻文008-05-02。

19、古希腊字母Tau(Ττ)见甘桑石刻文014-05-05、007-08-02。

20、古希腊字母Ypsilon(Yυ)002-05-03、032(1)-03-04、005-04-01、003-04-07、

21、古希腊字母Phi(Φφ)出现在甘桑石刻文字中。见甘桑石刻文014-06-01。Φ也出现在彝文字母中。彝文字母Φ的发音为dda。

22、古希腊字母Chi(Xχ)见甘桑石刻文034-01-03、002-16-06、021-02-02、002-05-05。古希腊字母Chi(Χχ)在距今8000年左右高庙遗址陶片和骨雕上、距今7000年左右的柳林溪遗址陶片上、距今7500年——5000年的浙江河姆渡遗址、距今4000年左右的三星堆陶片上、距今3600年左右的甘桑石刻文字中及均已出现。

23、古希腊字母Psi(Ψψ)。Ψ在已经出土的甘桑石刻文字中没有出现,但是在彝文字母中有Ψ。彝文字母Ψ的发音为jo。

24、古希腊字母Omega(Ωω)。在已经出土的甘桑石刻文字中没有出现,但是在彝文字母中有Ω。彝文字母Ω的发音为pu。

西方学者认为古希腊24个字母中最后4个字母为古希腊人所创造。实际上在已经出土的甘桑石刻文中出现了20个字母,其中包括被西方学者认为是希腊人创造的最后4个字母中的Φ。其余4个字母ΘΞΨΩ在彝文字母中都有。目前出土的甘桑石刻文是地表出土的文字。在已经出土的甘桑石刻文中虽然没有这4个字母,但是如果进一步发掘,可能会找到这4个字母。甘桑石刻文是古彝文的一支,既然彝文中有这4个字母,甘桑石刻文中也应该具备。希望有关方面高度重视下一步的发掘工作。

三、甘桑石刻文由腓尼基传入古希腊的过程

是谁把甘桑石刻文传入古希腊的?是来自中国南方的腓尼基人。

腓尼基人于先夏和夏朝时期先后由中国南部入海到达爱利特莱海。在古希腊时期,印度洋、波斯湾和红海都称为爱利特莱海。腓尼基人在爱利特莱海定居一段时期以后,移民到地中海东岸。根据希罗多德的说法,腓尼基人是由红海移居地中海东岸的。腓尼基人建立的著名城市有毕布罗、推罗、西顿等。这些城市的最辉煌时期是公元前1100年到公元前750年。腓尼基人从先夏和夏朝的石刻文中选取出有关字符组成字母表。

腓尼基人国王的儿子卡德摩斯从西顿带领腓尼基人移民希腊,建立了希腊的底比斯城市,成为底比斯的国王。卡德摩斯的妹妹欧罗巴也是腓尼基人。“卡德摩斯”在腓尼基语言中的意思是指“东方”,而“欧罗巴”在腓尼基语言中的意思是指“西方”。根据希罗多德《历史》,希腊与波斯的战争在历史上发端于腓尼基人在希腊阿尔戈斯带走了国王的女儿伊奥。希腊人在腓尼基城市推罗抢走了腓尼基国王的女儿欧罗巴,又在埃亚城抢走科尔基斯国王的女儿米底娅。后来腓尼基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儿子亚历山大Alexandros(荷马史诗作帕里斯Paris)抢走了希腊人海伦,最后引发波斯人与希腊人的战争。

根据希罗多德的《历史》,底比斯国王卡德摩斯家族的谱系是:阿该诺尔生卡德摩斯,卡德摩斯生波里多鲁斯,波里多鲁斯生拉布达库斯,拉布达库斯生莱乌斯,莱乌斯生俄狄浦斯。希罗多德说:“和卡德摩斯一起来的腓尼基人……在希腊定居以后,将许多技能介绍进了希腊,其中最重要的是书写,我认为希腊人在此之前不知道这门艺术。”起初希腊人是一笔一划地照抄腓尼基人的,但是久而久之,字母的发音和写法渐渐地发生了变化。在希腊人中最早学习腓尼基文字的是伊奥尼亚人。伊奥尼亚人是巴勒斯基人的一个分支。巴勒斯基人与巴勒斯坦人同源,都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伊奥尼亚人对腓尼基字母的写法略加修改,一直沿用下来。直到希罗多德时期,希腊人仍旧把这些字母称为“腓尼基安Phoenician”。

究竟是谁将腓尼基文字传授给希腊人的?是与卡德摩斯一起来到希腊的腓尼基人中的格菲莱伊家族。格菲莱伊家族名字源于格菲拉(Gephyra)。希罗多德认为格菲莱伊家族起源于东方可能是基于在叙利亚的格菲莱伊(Gephyrai)的地方。格菲莱伊家族随卡德摩斯一起来到波奥提亚的底比斯。在卡德摩斯被阿尔戈斯人逐出波奥提亚一段时期后,格菲莱伊家族逃到雅典。雅典人按照一定的条件接受他们为公民。格菲莱伊家族在雅典修建过多座神庙,供他们专用,不许其他雅典人进入。他们在神庙里举行狂欢活动。雅典僭主希皮亚斯的兄弟就是被格菲莱伊家族的人谋杀的。最后导致雅典人摆脱了僭主统治。正是这个在雅典历史上的著名家族将腓尼基文字引入希腊。

研究比较语言学的学者Jones爵士于1786年指出,希腊文、拉丁文和梵文之间“在动词词根和语法形式方面都有很强的契合,偶然性不可能产生如此强烈的契合。的确,契合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检验过三种语言的语文学家都会相信它们来自某种共同的源头,这一源头或许已不存在。有类似的原因,虽然这原因不那么强烈,来认为哥特语和凯尔特语与梵文有同样的源头,虽然它们混合的语言特性很不相同。”[1]希腊文、拉丁文、梵文、哥特语和凯尔特语等的共同源头在哪里,这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甘桑石刻文的出现表明这些语言的共同源头在中国南方,在大湘西地区。

关于希腊人学习腓尼基文字的时间,著名碑铭研究家KyleMcCarter教授指出:“虽然希腊人可能早在公元前11世纪时就已经开始用腓尼基文字做实验,但无论由于何种原因,他们直到公元前8世纪初,才发展出了真正独立的书写传统。因此,我们最好把希腊文字系统描绘成以大约公元前800年的腓尼基文字为原型的派生文字。”(参见《黑色雅典娜》)在甘桑石刻文出现以后,我们也可以说腓尼基文字、希腊文字、拉丁文字等西方语言文字都是中国夏朝甘桑石刻文的派生文字。

广西平果县在先夏和夏商时期属于古苍梧国地区,古苍梧国的国都在今湖南九嶷山一带。今广西梧州等地都属于古苍梧国的辖地。在先夏和夏朝时期苍梧国是壮族侗族的聚集地。该地区后来也属于古桂国地区。古桂国的国都在今湖南郴州桂阳。古苍梧国地区的甘桑石刻文形成于先夏,也是夏朝的重要文字。崇伯鲧和崇侯禹在今张家界崇山开启夏朝基业时期,苍梧国是崇山国以南最重要的方国。在《禹贡》中苍梧就是禹王非常重视的地方,也是舜帝所葬之处。古苍梧国地区至今还存留许多与舜帝和禹王有关的地名和祠庙名。在夏商时期与苍梧国相邻的方国是永国。今湖南与广西交界的永州曾经是夏朝永国所在地。崇山国、苍梧国和永国都是夏朝的重要发源地。甘桑石刻文不仅是苍梧国的文字,也应该是夏朝诸多方国使用的文字。

苍梧国人、崇山国人和永国人在夏商时期有一部分被迫向西方迁徙,从而带去夏朝石刻文。苍梧人在向西方移民过程中曾经在咸海以南的乌浒河流域居住。乌浒河即今中亚地区的阿姆河(Amu-Darya)。苍梧人在唐宋时期也称为乌浒人。根据《淮南子》,昔苍梧娆娶妻而美,以让其兄。苍梧人让妻的故事在《孔子家语》等书籍中也有记载。《通典》云:“娶妻妾美而让其兄,乌浒人是也。”古人将阿姆河的名称(Amu-Darya)译为乌浒河,与苍梧人在向地中海附近迁徙过程中在阿姆河流域居住的历史有关。阿姆河以南地区在历史上属于大夏地区。我在《雅利安人是塞种夏人》的文章中对大夏地区的移民史做过讨论。先夏时期虞舜即来自阿姆河流域的西虞国,也称西吴国。如今陈姓等姓氏的祖先都曾经居住在阿姆河即乌浒河流域。后来三国时期的东吴国的东吴地名就是来源于与西虞西吴对应的名称。

从文字的起源历史看,几万年前伏羲时期创八卦造书契的活动地点在大湘西。后来黄帝时期仓颉在伏羲时期文字的基础上进一步造字的活动地点也主要在大湘西。从8000年湘西高庙遗址考古看,甘桑石刻文的一些字符在高庙文化时期就已经出现。安徽蚌埠市淮上区双墩遗址距今7300年左右的陶片有630个文字。距今7000年柳林溪遗址在三峡湖北库区秭归县茅坪镇庙河村。柳林溪遗址陶片上的文字符号达232个。

就目前考古发现的文字来看,甘桑石刻文是字数最多也是最系统的文字。因此,可以说甘桑石刻文是自伏羲和黄帝以来文字的传承和发展,是夏朝的重要文字。甘桑石刻文不仅保留了大量象形文字,而且创造出大量字母化文字,从而为世界语言文字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我在其他文章中说,古希腊人、古罗马人、日耳曼人、高卢人、英国人等都是从中国移民而去的,他们的祖先都在中国南方,特别是在上古湖湘地区。如今看来,他们的语言文字的源头也在中国南方,甘桑石刻文就是西方诸多语言文字的源头。

《新约》记载的神说:“我是阿尔法,我是欧米伽,我是首先的,我是最后的,我是初,我是终。”(圣经启示录22:13)。在希腊字母表里,我们看到第一个字Alpha和最后一个字母Omega都来自中国的先夏和夏朝文字。西方的文字来自中国,西方的神也来自中国。关于这个问题我将另文论述。

[1]The Works of Sir William Jones,with the Life ofthe Author by Lord Teignmouth,13 vols,London,1807,vol.I,pp2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