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有这样一个人,他曾经受到残酷迫害,被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之久。他从1962年起受到冤屈长达16年,但始终不向逆境低头,还勇于坚持真理,为受株连的同志仗义执言、澄清事实。在“文革”结束后百业待兴的初期,他受命到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担任省委第一书记,以开明开放、求真务实的作风,为广东“杀出一条血路”、“先走一步”建立经济特区以及后来的大发展作出了奠基性重要贡献。

他叫习仲勋,1959年曾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文革结束后从1978年被胡耀邦平凡后曾任广东省省长、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习仲勋并非来自江西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而是和刘志丹、高岗等一起在陕北建立了根据地。之后他又一直和彭德怀搭配,在第一野战军和西北局工作。1959年4月,习仲勋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达到他政治生涯最高峰。几个月后彭德怀在庐山给毛泽东上万言书,落下一个反党集团首领的下场。习仲勋虽然未被直接涉及,但是自知离灾难不远。安排秘书田方去陕西任宝鸡地委副书记则是其后事安排的一部分。1962年8月,中共举行八屆十次会议,康生指责习仲勋等利用小说《刘志丹》为高岗翻案。毛泽东批示:“用写小说来反党反人民,这是一大发明。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不论革命、反革命,都是如此。”习仲勋成为反党集团头儿,受监禁审查,直到1978年复出。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在写他爸爸习仲勋同志的一封信中所评价习仲勋同志说的话“您为人坦诚忠厚、谦虚谨慎、光明磊落、宽宏大度。您一辈子没有整过人,坚持真理不说假话,并且要求我也这样做。我已把你的教诲牢记在心,身体力行。”

习仲勋1913年10月15日生于陕西省富平县淡村。1926年5月在县立诚中学高小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8年4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后从事农民运动。1930年1月被派往杨虎城部警备骑兵第三旅开展兵运工作。1932年3月在甘肃两当发动兵变,失败后曾转赴渭北、三原开展革命工作。1933年3月起任陕甘边游击队总指挥部政委、中共陕甘边特委军委书记、陕甘边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参与创建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当中共陕西省委书记杜衡(后叛变)执行“左”倾冒险主义,提出放弃照金根据地并南下渭(南)华(阴)失败后,参与创建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1934年2月起任陕甘边革命委员会主席,中共陕甘边特委代理书记、军委书记,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参与领导军队反击国民党军“围剿”。1935年9月在错误的肃反中被关押,中共中央领导人长征到达陕北后获释。1936年1月任中共关中特委常委、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同年6月参加西征,曾任中共环县县委书记。9月调回关中任中共特委书记、游击队政委。抗日战争爆发后,任中共关中地委书记、专员公署专员、军分区和关中警备区第一旅政委。1942年7月调任中共西北中央局党校校长。1943年2月任中共绥德地委书记兼绥(德)米(脂)警备区和独立第一旅政委。1945年6月当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同年7月任陕甘宁边区集团军政委,与司令员王世泰率部在淳化爷台山地区反击国民党军进犯。抗日战争胜利后,曾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1945年10月任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兼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委。1947年起任陕甘宁野战集团军政委,西北野战兵团副政委、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副政委。协助彭德怀指挥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役,三战三捷。继又参与指挥陇东和三边战役。同年7月再次兼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委,与司令员贺龙统一领导西北地方武装和后方工作。1949年2月起任西北军区政委、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代主席。1950年9月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兼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副主任。1953年9月任政务院(后为国务院)秘书长。1956年9月当选为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1959年4月至1962年10月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1978年3月被任命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后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二书记、第一书记,兼广州军区第二政委。同年12月被增选为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1979年任广东省省长。1980年兼任广州军区第一政委。同年9月被补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被增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1982年9月当选为中共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负责中央书记处的日常工作。1988年4月被选为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任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1993年后,不再担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2002年5月24日在北京病逝。

曾有人撰文时更直言的说:陕北是中共死里逃生、由小做大、由弱转强之地,正因如此,陕籍干部反而备受疑忌——因为毛泽东反感“陕北救了党中央”一说,加之西北两派素有积怨,不相为谋,结果早早地就被毛泽东拉一派打一派“各个击破”,“死的死,坏的坏”,落入权力斗争漩涡,当了牺牲品。1962年,高岗的宿敌阎红彥向康生告密,说小说《刘志丹》“为高岗翻案”,时任副总理的习仲勋被阎红彥指为小说的“幕后策划”和“第一作者”。其时,毛泽东正因彭德怀的八万言书而对“翻案风”怒不可遏,收到了康生提供的炮弹,毛便与以“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反党集团”的罪名将习仲勋打倒,顺便往彭德怀、高岗身上“再踏上一只脚”,还趁机株连了一万多人,整死一百多人,打残、逼疯一百多人。那一年,未来的“党魁”习近平才刚满9岁。

正如有人总结说:习仲勋一生坎坷,除了这一桩著名文字狱之外,早年差一点在肃反运动中被活埋,晚年又因赞成邓小平退休、反对非法罢免胡耀邦、反对武力镇压学生发起的反贪腐民主运动而开罪邓小平,最后政坛失意,心灰意冷,郁郁而终。尽管屡被人整,迭遭不公,但习仲勋始终宽仁厚德,一向反对上纲上线整人,更从未做过背后使坏、落井下石之类的事情。习仲勋曾公开说过:“我这一生从来没有整过一个人”。经历过以斗争为乐事的毛泽东时代,又经历过以悲剧收场的86学潮、89风波,中共的大小官员以至“革命群众”、“革命小将”,敢公开说自己没整过人的,当属凤毛麟角。习仲勋心地之善良,人品之正直,作风之开明,在中共高层确属异数。

习仲勋坚持活下去的精神是他在逆境中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