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来,屡屡有人出言敬服王阳明,且高调重申“一生伏首王阳明”,其中有功利者,服叹阳明之功,也有求善者,心慕阳明之学。无论是权贵优势者,还是无权弱势者,似乎都在王阳明那里求得一己之所需,权谋之智、经世之才、安心之论,如此等等。不乏有取巧书商,为自己所贩的相关书籍,冠之各种广告语:修炼强大的内心、开启正能量、获得完美人生,仿佛王阳明为万能之神,可成就人所欲的美善。此中的夸张与乖谬,也许会让静心研修王学的人感到不适,但却可以从中一瞥时代精神的底色。本期书评周刊,解读王阳明的流行,及其流行背后所联结的时代与文化的变迁。
  
  一生低首拜阳明
  
  清初学人毛奇龄为王阳明作传,感叹阳明一生,功高而见忌,学远人不识,其事功学术每败于宵人,不容于当世。但当世排挤之人,却成为后世楷模。之后,每遭时变世迁,都会有人出来宣扬王学,于私提升自我,于世拯救时弊,将新民与兴邦的期待与对阳明之学的探究结合起来。盘点王阳明在近百年中国的流传,有政治易帜的影印,有世变巨流的冲痕,也有人心求索的轨迹。
  
  蒋介石曾把王阳明的心学奉作立国精神,且将知行合一与孙中山的“知难行易”结合起来。但崇拜王阳明心学的蒋介石,最终没能成功改造中国。1949年败退台湾后,蒋介石与他崇拜的王阳明,在大陆一起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王阳明成为中学课本上主观唯心主义哲学家代表而被批判。
  
  很多读者对王阳明的最早印象,多来自历史课本中那句作为主观唯心主义代表批判的诗句——“未看此花,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此花颜色在汝心中一时明白起来”。
  
  金庸的《神雕侠侣》、余秋雨的《乡关何处》、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这些书的流行使得人们拥有了重新接触并了解王阳明的机会,并造就了一批王阳明的粉丝。
  
  24岁写成《明朝一哥王阳明》的历史作家吕峥,其父亲有一个战友在地方检察院,将吕峥的书送给检察长阅读。没过两天,检察院的电子大屏上面写了四个大字:知行合一。
  
  回顾:历史转折处的王学
  
  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日本获胜,举国欢腾。天皇亲自接见班师回国的联合舰队司令官、海军上将东乡平八郎。人们纷纷走上街头,一睹这位立下赫赫战功的海军战神真颜。走在队伍前列的东乡平八郎,随身携带的一块印章牌子引起了注意,上书:一生低首拜阳明。
  
  这里的阳明,所指为我国明朝的大思想家——王阳明。
  
  王阳明,原名王守仁(1472-1529),字伯安,号阳明子,谥文成,人称王阳明,是明朝一位在立德、立言、立功上皆取得超凡成就的儒家圣贤。他承继朱熹的程朱理学,创立了心学一派,后来流传到日本,直接助推了倒幕运动与明治维新。
  
  近代以来,日本各界出现了诸多王阳明的追随者,如倒幕领袖西乡隆盛、久坂玄瑞,明治元勋伊藤博文、高杉晋作,三菱创始人岩崎弥太郎,国立银行创始人涩泽荣一,首相大隈重信,作家三岛由纪夫,企业家矢崎胜彦、管理学家稻盛和夫等等。
  
  1908年,一位来自浙江的留学青年,在日本目睹了王阳明的流行。他在日后的自述中记载道:“我早年留学日本的时候,不论在火车上、电车上或渡轮上,凡是旅行的时候,总看到许多日本人都在阅读王阳明的《传习录》,许多人读了之后,就闭目静坐,似乎是在聚精会神、思索精义。”
  
  这位有志青年,当时名为蒋志清,后来他研究王阳明著作,以王阳明的名言“大中至正”,改名为蒋中正,他后来更习惯被国人称为蒋介石。
  
  1932年,蒋介石对青年演讲《中国的立国精神》:“要知道日本所以致强的原因,不是得力于欧美的科学,而是得力于中国的哲学。他们日本自立国以来,举国上下,普遍学我们中国的是什么?就是中国的儒道,而儒道中最得力的,就是中国王阳明知行合一‘致良知’的哲学。他们窃取‘致良知’哲学的唾余,便改造了衰弱萎靡的日本,统一了支离破碎的封建国家,竟成了一个今日称霸的民族。”
  
  蒋介石把王阳明的心学奉作立国精神,且将知行合一与孙中山的“知难行易”结合起来:“总理所讲的‘知难行易’的知,同王阳明所讲‘致良知’与‘知行合一’的知,其为知的本体虽有不同,而其作用是要人去行,就是注重行的哲学之意,完全是一致的。”
  
  民国时期,还有一位为王阳明改名的名人,叫陶行知。
  
  崇拜王阳明心学的蒋介石,最终没能成功改造中国。1949年败退台湾后,蒋介石与他崇拜的王阳明,在大陆一起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此后几十年,王阳明成为中学课本上主观唯心主义哲学家代表而被批判,至于他的生平事迹,则长期不为人所知。
  
  退居台湾的蒋介石,将一座草山改名为阳明山,在海峡的另一边继续思考王阳明。
  
  粉丝:近几年开始涌现?
  
  “原来一人内功练到一定境界,往往会不知不觉地大发异声。后来明朝之时,大儒王阳明夜半在兵营练气,突然纵声长啸,一军皆惊,这是史有明文之事。此时杨过中气充沛,难以抑制,长啸声闻数里。”
  
  这段文出自金庸的《神雕侠侣》。在400多人的阳明心学QQ群里,1987年出生的网友“金箍棒”称,他就是从这里,第一次知道了王阳明。再次见到王阳明,是在余秋雨的《乡关何处》,余在文中力捧王阳明这位余姚同乡。真正了解王阳明的光辉事迹,则是在2006年开始流行的《明朝那些事儿》。后来,他开始阅读王阳明的《传习录》和钱穆的《阳明学述要》。阳明心学,带给他的感觉是心的安定,跟曾国藩一样。
  
  1933年出生的翻译家蓝英年,也许是大陆较早的王阳明粉丝。1955年大学毕业后,他从日俄战争的俄文资料中,了解到东乡平八郎一生崇拜王阳明,从而对王阳明产生了兴趣。
  
  对于更多中年以上的读者,在那个封闭的年代,他们对王阳明的最早印象,多来自历史课本中那句作为主观唯心主义代表批判的诗句——“未看此花,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此花颜色在汝心中一时明白起来”。两位王阳明传记作者,1958年出生的周月亮,1965年出生的雾满拦江,都称自己在中学时接触到王阳明。虽然当时没有更多的书籍能了解王阳明,但勤学爱思的他们对王阳明产生了兴趣。
  
  豆瓣上,“王阳明”小组创建于2006年,目前有2747个成员聚集;另外一个人气较旺的小组,名为“一生低首拜阳明”,创建于2008年,有5675个门生聚集。百度“王阳明吧”,目前有9千多成员加入。在一个名为心学联合论坛的网站上,贴出了2011年后多地组织的《传习录》读书会介绍。至于从《明朝那些事儿》及随后的大量图书中诞生的民间粉丝,则更是无从量化。
  
  在百家讲坛讲过《传奇王阳明》的浙江大学哲学系主任董平,称他的图书有一定的发行量,表明读者群比较广泛,但具体哪些人在读,他并不清楚。从网上的一些反映来看,人们对王阳明的兴趣,主要是由于他本人的传奇人生和独特思想。另外,大概还可以说明一点,就是我们今天对自己的历史与文化知道太少,我们缺乏“历史感”与“历史意识”。
  
  24岁写成《明朝一哥王阳明》的历史作家吕峥,称自己的读者各行各业都有,上至70老翁,下到十来岁的学生。他曾经建了一个500人的QQ粉丝群,并在北京组织过几次王阳明心学讲座。国企中牧集团、余姚商业银行,请他去讲过王阳明。如今,他正在撰写一个30集的王阳明电视剧本,由广东的公司和余姚市政府共同投资。
  
  吕峥的父亲有一个战友在地方检察院,将吕峥的书送给检察长阅读。没过两天,检察院的电子大屏上面写了四个大字:知行合一。
  
  心学:是否可以解释读懂?
  
  阳明心学QQ群中,大部分成员都是各行各业的青年人。一位昵称为“明心见性”、1986年出生的大学生村官粉丝,称他了解心学就是为了寻找生命的突破口,他们这一代人很艰难,心学热和明史热,都只是社会的一个投影。QQ群里,常常讨论心学相关的问题,有些观点他也不赞同。
  
  比如,有人认为顿悟就是质变到量变,他觉得这个论点不能说对,也不能说错,但至少是不准确。“王阳明把他的东西都传给了弟子,为啥弟子们就不能人人顿悟?这个就是他说的事上磨炼——不断地被打败崩溃,然后不断地重新建树,才能锤炼掉心灵的杂质。说白了,这叫机缘。”
  
  写过《神奇圣人王阳明》的历史作家雾满拦江表示,心学就是一个终极智慧,说出一个字就是错的,不可用语言传达。王阳明去世后,心学就无人理解了。如果有人能解释清楚,就达到王阳明的境界了。为什么心学会分成好多学派?因为没有一家能真正把握住他的思想。要是有一个学派能立住,就没有那么多学派了。
  
  他称,目前国内有关阳明先生的心学研究,完全没有开始,所谓扎堆出书只是关注者在陆续发声而已。“王阳明没有在大陆火——从未曾火过,哪怕是在民国年间,由蒋介石拼命推介王阳明,也未曾火过。火或者不火,是商业领域的评价体系,思想注定了永远的孤独。”他觉得自己写王阳明,其实是——“王阳明在大地上走过,大伙都说他走到了高峰,我趴在地上专心地把他的脚印拍下来。”
  
  年轻的吕铮称,自己的读者有两类人,一类人读书功利性强,想从里面找到如权力斗争、人际关系等实用性的答案;另一类人,是想寻找生命的意义。对于这两年的王阳明热,他觉得是因为时代在呼唤良知和心学。“年轻人更强调人格的独立、精神的自由,而阳明心学,其实就是把目光从外面收回来。人的目光老是看外面,忽视了自己的内心。以前老把目光盯着别人,现在越来越回归自我。另外,社会道德滑坡,生活没有安全感,大家也在呼唤良知型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