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2月份,台湾“中央研究院”文哲所研究员,也是新儒家代表人物牟宗三先生的弟子李明辉先生,在受邀至复旦大学哲学学院讲授“中西哲学中恶与原罪”期间,接受了澎湃新闻的独家专访,就台湾社会中保留的儒家传统以及两岸的政治儒学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李先生在访谈中谈到自己“不认同大陆新儒家”,认为“大陆新儒家”这个称谓源自蒋庆和陈明等“一小撮”人的“自我标榜”。大陆新儒家群体的干春松、白彤东、李存山、曾亦、方旭东、唐文明等学者集体撰文回应,抛出了诸如“港台新儒家未必切近大陆现实”、“港台新儒家对传统中国政治肯定得太少”等观点进行反驳。以前学界似乎有一种说法,仿佛港台新儒家和大陆新儒家互相不对付,“老死而不相往来”,比如说一方认为“政治儒学”乃“死亡之吻”而近妖,一方谓“心性儒学”有内圣而无外王乃儒学的真正“歧出”。港台新儒家与大陆新儒家因各自学术路径、方法论范式、政治意识形态的分歧所引发的这场思想界论战,引起了香港儒艺青年文化协会的李杨洋先生、香港新亚研究所的曹璇博士的注意。他们特地邀请我和墨家兼爱论坛主编顾如、新墨家思想学派网总编南方在野三位墨家学人做了连续六期的访谈。我们围绕这场“儒门内战”展开一系列的探讨,以为思想界提供来自墨家的视野和角度,并拓展同一问题意识的“墨学之维”。该系列访谈名为《该中国墨学登场了》。

所以说新墨家的登场实属偶然。我们访谈的部分内容经由媒体和网络的传播之后,在思想界引起巨大反响。访谈集中体现了当代新墨家的学术动态,代表了当代新墨家的主要思想主张,并以“墨家立场”的独特身位,就大陆新儒家、读经运动、墨学复兴、宗教对话、民族主义、全球伦理、普世价值等相关议题展开评议。新墨家的逢时登场,使得许多人开始好奇墨家这个蒙尘千年、一朝而斩的古老学派,如何有可能在全球化、网络化的当下时代浴火重生。 

但是新墨家的登场又属必然。作为在中国先秦时代就与儒家并称“世之显学”的墨家,经秦火一炬和独尊儒术之后,其身影渐于国史中隐而不彰。但事实上2000年来,中国民间一直存在着墨家复兴的潜流和冲动。最终在民国初年,由胡适、梁启超、孙诒让等人将墨家重新发掘出来,一时注墨、诠墨、解墨,以墨学会通中西诸学的著作层出,世称“墨学复兴浪潮”。惜乎由于时局变乱,这波思想浪潮横遭中断,刚刚有所起色的墨学浪潮又沉寂了下去。而今我们所做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延续当年前贤未竟的事业。我们所阐发的当代新墨学,亦从多方面得益于他们的启发。

“新墨家登场”作为2015年汉语思想界一重大“文化事件”,自然受到来自正反两方面的评断。有复旦大学白彤东教授、复旦大学李竞恒博士、马来西亚学者姚育松博士等学者对新墨家持一批判、怀疑的态度,亦有国学泰斗陈鼓应老先生、复旦大学刘清平教授、华东师范大学许纪霖教授等学者对新墨家登场表示大力支持。2015年4月份,我于华东师范大学召开的“国际新子学研讨会”上发表了《告别路径依赖,建构大乘墨学》的“新墨家宣言”;2015年6月份,由海内外几所高校中专治墨学的青年学者组成的“香港墨教协会”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注册成立;2015年11月份,在由我作为召集人的、由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主办的“普世价值再思”国际论坛上,我代表新墨家思想学派发表了《作为国学反对派的当代墨学复兴运动》的主题演讲。《光明日报》、《文汇报》、《海峡都市报》、、《海峡生活报》、菲律宾《世界日报》、马来西亚《燧火評論》、光明网、澎湃新闻、凤凰国学、共识网、爱思想网、大同思想网、儒家网等海内外媒体均对“新墨家登场”进行跟踪报道。自此,当代新墨家得以和大陆新儒家、港台新儒家、自由主义、新左派等各大思想学派同台论道,等量齐观。我们也终于可以说:中国墨学登场了。

“新墨家登场”至今,已逾9个多月,除了当代新墨家学术共同体的建立之外,其他各个领域的“墨学复兴运动”亦成绩斐然。以墨若为首的一批民间墨者,已经在墨子故里建立了当代中国第一家墨学私塾——“墨教成义堂”,融经典教学和慈善互助于一体,走出了墨教在民间“建制化”“落地化”的第一步。著名畅销小说家高渔先生历时多年创作的、以墨家文化元素为题材的刑侦破案小说《兼爱》,将于2016年年末出版,为墨家文化创意产业打开新局面。另外,由香港墨教协会主编的《墨教文丛》将于2016年年中推出,《非儒——该中国墨学登场了》即是该套丛书的第一辑。我们不能贪天之功,“新墨家登场”有此局面,实有赖各方有识之士的大力襄助。

我与南方兄、顾如兄、永在兄、布言兄、杨洋兄、曹璇博士认识多年。早在我之前,他们就致力于在民间弘扬墨家思想,培育墨学人才。南方兄经营“新墨家思想学派”网超过10年,如今网站已经成为中文世界获取墨学资讯的第一门户网站;顾如兄编撰《墨学三字经》、《墨子全文解析》等通识普及读本,这些读本成为各方人士了解墨学、进入墨学的最佳教材。布言兄和永在兄为当代得“墨学布道家”,他们以通俗的语言,将古奥难懂的墨学“活化”为当下人们所能接受、所能吸收的知识,使很多人了解了墨学,进而爱上墨学。杨洋兄和曹璇博士归属港台新儒家谱系,作为牟宗三、唐君毅等新亚儒学的遗传,他们对于墨学并没有亚圣孟夫子“辟杨墨,闲先贤之道”、“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的门户之见,没有他们的宽容与理解,“该中国墨学登场了”这个2000多年来第一次“儒墨对谈”也是无法成行的。如果没有以上几位的谦卑耕耘、默默努力,“墨学复兴运动”绝对没有现在的局面,“新墨家”是否能够登场亦未可知。

摆在读者面前的这本《非儒——该中国墨学登场了》是“新墨家登场”9个月以来的一份报告总结。书名为“非儒”有三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指向新墨家对自己学派身份归属的定义。先秦时期儒墨并称两大显学,非儒家即墨家,非儒生即墨者。是谓非儒即墨也;第二层含义指向新墨家的主要论辩对手——大陆新儒家。当前大陆国学复兴,儒学几乎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唯一代表,朝野渐有“独尊儒术”的倾向。因此非儒是要站稳墨家作为国学反对派的身位,以“在野”立场,以“他者”的视角,向国学界发出儒家之外的另一种声音;第三层含义,《墨子》一书中有单列《非儒》篇章,“非儒”是墨学核心义理的重要一环。《墨教文丛》拟在未来以《墨子》核心篇章为题进行专题组稿,《非儒——该中国墨学登场了》是我们的第一次尝试。如若可行,还将以兼爱、非攻、尚贤、尚同、非命、非乐、天志、明鬼、节用、节葬等为题,推出续编或新作,以扩充新时代墨学研究的整体格局和规模。  

《非儒——该中国墨学登场了》由“墨学访谈录”、“墨学讲演录”、“墨学余论”三部分汇编而成。“墨学访谈录”精编系列访谈“该中国墨学登场了”的精彩内容,为读者还原“儒墨论道”的现场,呈现新墨家与各派的思想交锋。“墨学讲演录”收录墨者吴布言、刘永在的长篇演讲共5篇,以资读者提升修养处事、安身立命的大智慧。“墨学余论”收录《墨学三字经》、《墨家千字文》、《墨教颂歌》和《名家论墨》,帮助读者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地进入墨学,其中名言金句亦可随时诵读,学以致用。

两千年蒙尘,绝学墨道法。十数载开新,诸子百家言!该中国墨学登场了!

是为序。

黄蕉风香港墨教协会主席

二零一六年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