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开创“国学文化+国学众筹+国学商城”三位一体的大平台

本文即将收入湖南日报华声在线策划的《偶像的力量》。

原本是理工科学生,实质上的文学青年;

国学新锐的背后,一个激情诗人;

商人的外衣,骨子里是文化人。

——各种看似矛盾的元素,统一在枕戈的身上。

2016年3月17日,新媒体“新湖南”发布新闻:“袁隆平丛书”启动 发起人称欲众筹一个“袁隆平和平奖”。并称“这是体现中国崛起、彰显中国主体性的举措之一”。众筹一个“袁隆平和平奖”,好大的口气!这是谁的主意?

幕后策划这个事情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同思想网的创始人、纵横驰骋国学领域的青年领军人物枕戈。一年前,他策划“和平的狮子袁隆平丛书”时,就提出来:为何有必要设立“袁隆平和平奖”?大同思想网又是何许网站?敢称“天下大同”者,来者必不凡。一种一往无前的魄力,一副睥睨天下的气概,一种包罗万象的胸怀,非这个湖湘青年莫属。

“枕戈”待旦

释道儒墨、经史子集、诸子百家、红楼三国……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思想文化总汇,这就是国学——我们曾经深以为傲的世界先进文化代表,却又一度沦为羁绊民族发展的替罪羊而惨遭痛殴。这是一个系统杂、矛盾多、剪不断、理还乱的天体黑洞。

新文化运动之后,国学渐冷,能够坚守寂寞的国学领域,若非真正的鸿儒,便是执拗的学究。国学,真不是普通人会玩的、能玩的东西。普通人玩国学,多半是附庸风雅的浅尝辄止。

枕戈,曾经满怀科学的梦想,可在湖大电气学院学了一年多的自动化专业后,因为热爱文学尤其酷爱子曰诗云、之乎者也,便跑到院系领导那里去死缠烂打,硬是降级转到了文学院,“道可道,非常道”去了。他后来策划出了一本书,书名就叫《稻可道》,写的却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湖南大学,一所很不普通的高校——它的不普通,不是位列“985”、“211”,而是它的前身后世乃名满天下的岳麓书院。这里沉定的历史文化名流,比京城的达官还多。在这个很不普通的大学里,通俗派的“李新建”摇身变成了阳春白雪的文学青年“枕戈”——君子当自强不息,枕戈待旦,时刻准备着,迎接黎明的到来。

此后,各大论坛里,活跃着一个笔名“枕戈”的精神漫游者:他向权威挑战,与名流论道,和同道切磋,陈志武、章立凡、韩寒等等大V都是他的论战对手……网络上,学生以为他是教授,教授以为他是专家;而现实中,俗人却多以为这是“阿Q”、或者“孔乙己”再世。这个国学领域里的唐·吉诃德,不时和阴魂鬼怪、遗老遗少、无良文人们鏖战,一个人或者一伙人玩得不亦乐乎。

大学期间,他还和一群同学,办了一份名为《印象》的文化杂志。没钱,就向校友伍继延、谢民等“众筹”资金,每期咬牙印个几千册,遇到师长、同道,便欣欣然送上一份。自那时候开始,穷怕了的枕戈,就被逼出了一种“市场意识”,“革命”首要任务是筹钱。此外,他还办了一个“山楂诗社”,风风火火出诗报、搞诗展,言必称海子。2003年,枕戈在新学院论坛发表了《在语言的废墟上重建诗歌的大厦》,引起了诗歌界及学校的关注,他也因此在英语没过四级的情况下,被破格保送读研。

在大学里,一次是破釜沉舟降级转专业,一次是破格保送研究生,都体现了枕戈敢为人先的魄力。

文人领商

近年,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栏目出现了易中天、袁腾飞、王立群、于丹…等等一些国学教授、专家、学者,这些老头子、小伙子、老姨妈……他们从故纸堆里、象牙塔里走出来,通过全媒体面向大众,尝试“浅思维”、大众化的讲古方式:水煮文化、油炸历史、麻辣思想、清蒸艺术、凉拌修生,将不食人间烟火的国学做成了一份份大众口味的营养快餐、心灵鸡汤、精神补品,竟然是如此之卖座!

国学本不属于大众,但国学热却因大众而颇具人气。

当缪斯女神遭遇孔方兄逼债的尴尬、“枕戈”被打回李新建的原形之后,沉寂已久的国学已经悄悄火起来了。火得太是时候了!倘若国学热来得太迟点,李新建就不再是“枕戈”了,而是活生生的现代版孔乙己!

回望创业之初那段艰难的历程,枕戈如是说:“从2010年开始,我开始了‘文人创业’的道路。其实是自讨苦吃,甘于折腾,最后是一种身心交瘁的磨练。我原本可以在大学里做悠然自得的学术研究,不用体验如此烦琐、如此艰难的世事,但却选择从零开始,办起了小的文化公司。以一介青年学人之身,在当下的商业泥淖里翻滚,结果可想而知……”

湘人从曾左开始,就是书生领军、领政,而今到了枕戈这一代,则是书生领商。曾国藩尚且屡战屡败,枕戈的境遇可想而知。

2012年,国内知名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倒下了。在枕戈与其他一帮热血青年的筹划下,同时得到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原湖南大学法学院院长杜钢建、天地人律师事务所邹红艳律师等的支持,大同思想网成立,似乎要取“乌有之乡”而代之。网站以推动中华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实践法治中国为当下目标,弘扬王道文化、中道思想、大同理想,并希冀中华文化的全面复兴。也就是说,在左派和右派网站之外,枕戈等人俨然举起了中华传统文化即“中派”的旗帜。

网站办了一年,枕戈等人策划了“大同学术会讲”等数场学术活动,邀请了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秋风与杜钢建对话“儒家宪政”,演绎了一场新的“朱张会讲”。网站影响力得到大大提升,经济效益却平平。

但枕戈他们似乎有先见之明,正当他们在2012年之前就大力倡导大儒新儒学、大同思想时,习近平于2013年11月26日视察曲阜,表达了对儒学的大力推崇,这几乎是共和国成立来的第一次。原本已经在民间兴起的国学热,开始在整个社会掀起风潮。更巧合的是,不但习近平力倡“天下大同”,李克强也讲过一句精辟的话“厚德载物包含了一种‘大同思想’”。枕戈创办的大同思想网,开始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国学众筹

2012年,枕戈邂逅大儒杜钢建教授。后来两人有过一次深度对话,对其人生之路有过较大影响。

杜教授是湖南大学法学院原院长、法学家、儒家宪政学者、大陆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他时而有惊世骇俗的言论,尤其是文明起源的观点不断刷新国人的视野。而他的学术路径,早已不停留在纯粹的“坐而论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上,而是有强烈的“经世致用”色彩,时人称之为“托古改制”。杜教授通权达变,不把国学留在书斋里,而是主张国学如何为当下的政府部门提供决策服务,国学如何为现代企业服务、破解管理难题,现代企业又如何从国学中吸取传统文化的营养,提升管理水准,追求卓越。这些都是国学“经世致用”的课题。

对于国学,若没有稳定的输血渠道,就必须具备持续的造血功能。

回归现实的枕戈,坚定了国学与商业结合的路线。他要做新时代的文化商人,不断将国学中的“经世致用”发扬光大。

此后,他为之殚精竭虑就是如何让国学“经世致用”,如何培植他的国学造血功能。同时,他还要防范国学走上另外一个极端——庸俗化,他认为这也是一个找死的节奏。为此,他主要做了两方面的大事:

一是通过“众筹”的方式筹措资金,出版国学书籍;

二是创办国学网络交流平台,打造国学的精神家园——大同思想网。

众筹,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融资模式,俗称“群众集资”, 亦即大家凑份子同办一件事。它有一系列法律限制,还有一揽子诚信难题。枕戈的众筹,线下靠他多年在圈子里积攒的人脉,线上则靠历年挣下的人气,把媒体玩得风生水起是枕戈的拿手好戏。众人拾柴火焰高,从前只会烧钱的项目,因为有了众筹,如今不再难以启动,还能带来些许盈利。借助大同思想网平台,凭着良好的信誉,枕戈利用众筹,一口气出版了《儒家新编》、《稻可道》、《非常稻》等十多部国学文化和人物传记书籍,并且销路还可以。公司的口碑和影响也在逐渐扩大,他的“粉丝”也多了起来。

最为人称道的,一是《儒学新编》的众筹。《儒学新编》本为湖湘青年学者黄守愚花5年功夫所编,但苦于经费问题,出版时几乎一筹莫展,他就找到正把大同思想网办得热火朝天的枕戈。枕戈表现出文化人的豪侠之情,慨然承担起《儒学新编》的众筹,短短两天就众筹到5万,最终众筹超过11万,对于一本国学书籍而言,这是一笔难得一见的大钱了。《儒学新编》的众筹开了国学众筹之先河,被人称之为“国学出版第一众筹”。而新墨家旗手黄蕉风受此启发,策划了“墨学新编”的众筹,认为“成功是可以复制”的。通过这次众筹,顺带也把黄守愚炒红了,成为大儒新儒学的一员青年大将。

再次就是“袁隆平丛书”的众筹。“袁隆平丛书”的书名分别是《稻可道》、《非常稻》、《稻生一》等,讲的是发明杂交水稻的袁隆平院士如何提升了稻作文明,从书名可以闻到很强的道家文化气息,这样就打通了科学与道学。枕戈思考的是,国学目前毕竟还是小众化的,而杂交水稻是大众化的,吃过杂交水稻的中国人至少有几亿。如果把国学的精英性质和杂交水稻的大众性质结合,将产生奇特效应,大大有利于国学的传播。枕戈脑瓜子一转,国人既有浓厚的诺贝尔奖情结,但又苦于得不到它,心里憋着一股莫名的民族化情绪,中国人何不自己成立“袁隆平和平奖”,以解心头恨?于是,“众筹一个袁隆平和平奖”,这么一个响亮的口号,迅速在媒体间传播。枕戈大获全胜,众筹还不到10天,就有8万多成果,而且作为一个媒体事件,目前还在不断发酵。

通过这两次成功的众筹,枕戈顺势提出了“国学众筹”的概念。“众筹”最近两年已热得一塌糊涂,很多人都在跑马圈地,京东众筹、众筹网等等已经占据了先在的优势,大同思想网无法与之正面交锋。但是,鉴于大同思想网现在已经是国内排在前二的民间国学网站,若另辟蹊径地提出“国学众筹”,枕戈则有可能在这个细分领域里独占鳌头。

如何打造更成熟的商务模式,增加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在不偏离国学推广的主题下如何提高公司的赢利能力,一直是枕戈钻研的大课题。他觉得现在才摸到些门径,只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天下大同

网上流浪多年的“枕戈”,好想有个“家”:一个自己能够掌控的精神家园,所有国学中人的交流平台,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阵地、卓越的思想智库。这就是大同思想网。

取名“大同”或者“大同思想”,是枕戈及其团队的得意之作。“大同”是类似于“和谐社会”的一种社会理想,那是历代诸子百家的梦想,真正的“大道”,名副其实的传统中国梦。

历代诸子百家对于“大同”有不同的理解,但以儒家的《礼记·礼运》概括得最为系统、全面:“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少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用现代语言简述就是:天下为公的社会制度、选贤与能的管理体制、讲信修睦的人际关系、人得其所的社会保障、人人为公的社会道德、各尽其力的劳动态度。

大同思想,包罗万象,它表明大同思想网的开放态度,对于一切国学人士、国学思潮、思想流派的兼收并蓄。任何个人,都可以在网上注册,开通自己的专栏。网站开设了“中华政制、法治中国、儒家世界、道法自然、公共评论、经世济民、百家争鸣、寰球时局、地域文化、大同文艺、专栏”等频道,立足传统,也关注时事。同时,它又一个渐趋雏形的商务平台,可以接纳许多文化项目,为那些有价值、有市场前景的项目组织众筹,提供人力、物力、资金及后期运作方面的支持。

以门户网站结合商务的模式,通过线上结合线下的努力,大同思想网入驻了百余名专家、学者,有了无数的国学“粉丝”。网上书城已经开放,实现了微信支付,赢利能力正在显现。“国学文化网+国学众筹网+国学商城网”三位一体的综合平台正进一步完善。作为国学门户网站,其行业内影响力已经是数一数二了。

在谈到大同思想网的下一步计划时,枕戈显得踌躇满志:“下一步我们希望能够融资500万乃至1000万,不仅在湖南开设大同思想传媒有限公司,我们还要无限复制下去。只有能够不断复制,才能称之为一种商业模式。最近的计划就是成立广州大同思想传媒有限公司,用湖南大同去参股广州大同。北京、湖北、江西乃至邵阳、茶陵等县市等地也已经在筹备过程中。”他希望用加盟、参股的模式,借助微信社群不断繁殖、快速转播的力量,有效聚人聚资,实现低成本的快速扩张。枕戈的理想,是打造一个独一无二的国学大平台,至少目前中国还没有人提出来,枕戈已经走在很多国学推广者的前面了。

枕戈待旦,“旦”虽来临,却仍须“枕戈”。白天他做凡人“李新建”,用一双鹰隼般的书商眼睛寻找利润,袁隆平、梁稳根等等一批湘籍成功人士进入了他的商业视野;晚上他是思想者“枕戈”,在思想、学术中腾云驾雾,为复兴国学鼓与呼。

国学与商业的融合,这是一种方便法门。但枕戈的理想显然还不止于此。

2000年前,儒家《礼运·大同篇》提出: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100年前,湖南人毛泽东等开始探索建立共产主义社会;互联网时代,资本大佬、慈善界的旗帜人物卢德之提出了“共享主义”、“资本共享”;而枕戈创办大同思想网,则是为了追求“文化复兴,天下大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国现在到处都充满了国学复兴的干柴,就等待一把火点燃起来。如果中国的革命是湖南人领导搞成功的,枕戈希望,未来中华文化的复兴、中华之真正崛起,湖南人还能成为中流砥柱!

关于大同思想网:成立于2012年9月1日。由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原湖南大学法学院院长杜钢建、青年学者枕戈、天地人律师事务所邹红艳律师、岳麓书院唐宏站博士发起,并有学界代表人物郑佳明、秋风、林安梧、伍继延、何真临、曾亦、黄守愚等一大批学者支持的文化学术网站,以推动中华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实践法治中国为当下目标,弘扬王道文化、中道思想、大同理想,并希冀中华文化的全面复兴。“求大同,存小异”,也是大同思想网的基本出发点和立场,希望借此促进各种思想学术派别的平等对话和全面融合、达成共识,为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巨变时期的历史变革贡献微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