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史证伪派”首次大集结吹响打假西方伪史集结号


据董并生、非子的《首届西史辨伪北京研讨会召开》一文报道,2019年8月3~4日,“西史辨伪与中华文化复兴学术研讨会”在北京隆重举行。会议的7位发起人为:《破解进步论》、《西方民主的乌托邦》作者河清;北京太人经典中医技术有限公司CEO向前静;《虚构的古希腊文明——西方欧洲“古典历史”辨伪》作者董并生;《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复制中国》作者诸玄识;《包装出来的西方文明》作者黄忠平(生民无疆);《西学之中学渊源》、《中学统摄天下学术略论》作者孟晓路;《大回环——中华文明的辉煌、迷失与复兴》作者裴峰(非子)。作为“西史辨伪”的一面旗帜,尽管何新先生因身体原因未能参会,仍指派代表参会以表支持。91岁高龄的著名文化学者林鹏先生专门为研讨会发来了专稿《西方文学是“中国风”的畸形儿》以表支持。


会议认为,数年来在国内兴起的“西史辨伪”热潮,已初步形成了以“破除西方伪史、复兴中华文化”为取向的学术流派。中华民族复兴最大的阻力来自百年以上鼓吹、膨胀起来的“西方中心论”。该论调牢牢控制着现代世界的话语权和非西方世界人们的思想观念。其实“西方中心论”是通过一整套虚构的“文明发展史”来向人们灌输这套观念的。因而,通过西史辨伪认清“西方中心论”的真面目已是当务之急。


笔者认为,“西史辨伪”的提法太“客气”了。既然国内“官科”群体大肆诋毁该派学人为“民科”、“学术战狼”和“学术义和团”,索性就“以牙还牙”,直接亮出以何新先生为旗手的“西史证伪派”大旗,与“西史证真派”众“官科”打擂台。看看到底谁怕谁,到底谁是经不起“证伪”的纸老虎。


西史证伪派”打假西方伪史的实锤干货精彩纷呈


据董并生、非子的报道,首次“西史证伪派”大集结研讨会上,各位“民科战狼”打假西方伪史的“实锤干货”精彩纷呈。


比如浙江大学的河清教授亲去希腊探寻的总结《考察希腊古迹的观感——造假手法无底线》,是“西史证伪派”学者第一次以田野实证的方法逐一考查第一手资料,提出了将中亚四个斯坦国即大宛或图兰地区称为“第二中国”,将引入中国文化的西亚伊尔汗国地区喻为“第三中国”的概念,以阐释“中学西被”的时间及路径。通过近年来中外“西史证伪派”学者的深入挖掘,本届人类文明的传播路径已显露大致轮廓,即始自汉代“丝绸之路”的中国~中国西域~印度波斯~阿拉伯~欧洲,是中华文明逐圈传向“化外”蛮夷地区,引导他们摆脱野蛮蒙昧、“向化来归”于中华文明“和而不同”之“王道”的长期“文明教化”过程。目前我国正在推行的“一带一路”政经文化战略,不过是再一次引导仅仅吸收和扩展了中华物质文明“方术”的“西方现代霸道文明”进一步“向化来归”于中华文明之“人间正道”而已。


又如董并生先生透过“西方伪史叙事”的重重迷雾,提出西方拼音字母的真正来源是阿拉伯字母。所谓西方拼音文字源于“腓尼基字母”完全出于虚构。这就对了。中国文字是人类最早发明的高级文字,带动与中国通商的中国西域和西亚诸国创制出记录当地语言的粟特、波斯、阿拉伯等低级拼音文字,最后才有源于阿拉伯拼音字母的欧洲拼音文字。


又如辽宁信息技术业出身的学者李树军,通过对耶元1500年以来各种西方“古代遗址”的图纸和各种游记文献中所画的历史细节的分析,以极形象和有说服力的铁证,“有图有真相”地论证了所谓的古埃及、古罗马遗址被层累伪造的过程,同时也揭示了所谓“埃及学”的根基“埃及象形文字”,其实来源于1800年拿破仑大军入侵埃及以后,年仅20岁的法国“语言天才”商博良等人造假虚构并逐步定型的历史真相。所以米国“史盲”总统“特没普”在中国故宫所说的“埃及历史有8000年,纯属信口开河。


再如理工科出身的裴峰(非子)指出,“文字文献历史大轨迹综合证明法”乃“证伪西史”之利器。一旦“证无了西方文字和文献,就证无了整个西方文明”。因为若无文字和书籍的记载,人类根本就无法记录和传承任何“文明史实”。而经诸玄识先生的考证,西方各民族文字,都是耶元15世纪中国印刷术通过阿拉伯帝国西班牙领土传入欧洲以后,才由印刷在“纸张书籍”上的拼音文字固定和成熟起来,并开始大规模伪造所谓“古希腊”文献的。所以15世纪中期以前,欧洲根本不会有任何“有记录的可靠史实”足以支撑“西方古代文明”的存在。


有意思的是,“西史证伪派”一石激起千层浪,涟漪不断扩散。比如科学网“胡刚”之文《科技不是西方文明,只是把中国御书房书籍改抄》称:西方近代科技书籍,是对起源于中国御书房书籍的翻译、整理和改抄。西方不是这些科技的原创,只是发明了“科技”这个名词。西方传教士在中国皇宫御书房“开放的学院”里呆了数百年,是在中国皇宫御书房里成为各种“科学家”的。中国御书房没落于满清的入侵。满清政府为了控制和奴役汉人而“贬汉捧洋”,只允许西方学者继续留在御书房里,所有汉族学者官员都被赶出了御书房。西方传教士获得满清“孝庄皇后”的青睐。汤若望被孝庄皇后认做干爹,获得自由进出御书房权限,盗取了御书房里储存的科技机密。经历了长期的策划和安排,西方传教士最终将中国皇宫御书房抢劫一空。那张西方著名科学家合影上的所有科学家,都出现在抢劫中国皇宫御书房之后。


胡刚转载的“凡哥笑笑”《中国文明是被断裂了的》一文还说,“在近代,西方十字军入侵中国,不仅从皇宫御书房里掠夺科技典籍、科技仪器设备,还在中国民间四处掠夺,连远在大漠深处的敦煌都没被放过。据不完全统计,西方十字军从中国掠夺的古代典籍包括科技典籍超过70万册;各种仪器包括武器、科技仪器、设备超过千万件。”不管这是不是真的,“西史证伪派民科”已经入侵“言必称希腊官科”的大本营“科学网”,都是件大快人心之事。


“西史证伪派民科”摆擂挑战“言必称希腊官科”好戏在后


“西史证伪派”第一次大集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西史证伪派民科”摆擂挑战“言必称希腊官科”好戏在后。


参加本次“西史证伪派”大集结的河北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孟晓路说,他曾就“西学之中学渊源”和“中学统摄天下学术”在各种场合演讲过多次,面对的要么是充满求知欲的学生,要么是充满疑惑的同行。只有这一次,他感受到了铿锵有力的知音之声。


可以预言,“西史证伪派”的“知音”会越来越多。挑战擂台已经摆好。“言必称希腊官科”们好好准备“应战”吧。“瓜众”们都等着吃瓜看好戏呢。


唐代诗人刘禹锡吟得好: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黄帝4717年(耶元2019)己亥9月2日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