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英人英语源于中国”事件的声明


2019年7月22日,国内一些主张“现在通行的世界文明史是一部伪史,应该恢复世界历史本来面貌”的教授学者,在北京发起成立了一个名为“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的纯学术团体,并推选杜钢建教授为会长。


从8月26日起,若干媒体相继刊发了对本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翟桂鋆教授的新闻采访录《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  英语英人起源于中国》。不料竟在中国的媒体舆论中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遭到根本不具学术意义的狂轰滥炸式的猛烈攻击,各路公知和网络写手各显神通,极尽调侃、谩骂之能事。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引发舆论风暴,堪称年度文化舆论事件之一。9月9日,杜钢建教授在大同思想网发布公开声明,表明了其个人对此次事件的态度。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对此郑重声明:


一、我们认为历史研究理应属于学术研究的范畴,而学术研究是不应该设置人为禁区的,并非这些领域可以讨论,那些领域则当禁绝讨论。譬如说人类文明的传播,文明由西向东传播,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充分发挥想象力;文明由东向西传播,则绝不允许研究讨论,似乎这根本不可能,纯属妖言惑众,应该彻底禁绝。


至于学术讨论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毫无疑问是自由原则。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提出自己的观点。至于是对还是错,应该经过充分的讨论,在此基础上争取形成一定的共识。但即便有一定的共识,也应允许少数人意见或者说通常认为不对的意见存在,仅仅只是主流观点与非主流观点的区别而已。如果说在学术研究领域真有什么应当彻底禁绝的,那就是党同伐异、人身攻击。


此次“英人英语源于中国”的网络攻战,其实还远远不能称其为“论战”,因为除了谩骂、攻击和调侃,可以说学术味实在少得可怜,但却充分暴露了公知们对世界文明历史等的可怜的无知看法,也使他们整天挂在嘴上的“自由”的极端虚伪性暴露无遗。


他们不知道他们眼中的历史学根本不成其为科学,都是近五百年来西方自己伪造的,是要为西方帝国主义称霸世界服务的。至于西方历史都是定说,从没有人质疑,也不允许别人有一丁点的质疑,必须坚决维护,以巩固西方意识形态对国人文化思想的控制,则是奴性十足,是对西方伪史伪文化的盲目崇拜迷信。


自由是西方学者、公知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两个字,西方世界是自由的世界,是每个没有奴性的人都理应向往的世界。人人都有自由,一切都讲自由。此次网络诬陷攻战显然有助于善良的国人认清这些人嘴里的自由之真实含义。何谓自由?他们所谓的自由,就是“我”有说话的权力,“你”只有附和、闭嘴的义务。你不附和,还不想闭嘴,就要设法将你搞臭、搞倒,最好淹死在口水里。


我们从不讳言,本会是由具有如下基本共识的同仁所组成:即本会会员认为西方编撰的、目前通行的世界历史是一部为西方文明优越论服务的、充斥着谎言的历史,中国人应该建立自己的能反映世界历史真实面目的新的世界历史叙述体系。我们是在为恢复古圣先贤的荣耀而战,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而战,为真理而战,为自由而战。


尽管我们有着基本的共识,但在具体的学术问题上本会从不强调千篇一律,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那怕是不够成熟的观点。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认真切磋,以达到真正揭示世界历史本来真实面目、全面重新改写现行世界历史的最终目的。本会才是一个真正高举“学术自由”伟大旗帜、力争将历史学恢复其本来面目的学术团体。


二、2016年5月17日,国家领导人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明确提出要“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特色、风格、气派“是成熟的标志,是实力的象征,也是自信的体现”。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要体现原创性、时代性”,“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在十九大报告中,他又再次重申“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


讲话发表至今已经三年有余,不得不说中国的社会科学并无太大的突破和进展。理应承担起主要责任的被认为是官方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占据着公共的职位与资源,花着人民的钱,除了在大会、小会上高喊积极贯彻落实讲话精神的口号外,基本无所作为,或许就没想过要真有作为。更有部分人甚至在行动上完全站在人民、中华民族的反面,积极为西方理论和学说敲锣抬轿,竭力维护西方思想的主导地位,比如某官方媒体积极充当西方理论的传声筒:别忘了,学术界还公认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呢。“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中华文明西来说”等等,并不是绝对真理,仅仅是一种假说而已,本身在中西学术界争议很大。中国人当然可以提出“世界文明起源于大湘西(大西南)”、“现代人出东亚”,乃至“英人英语起源于中国”。这并不是空想,而是有丰富的历史文献以及近年来的无数考古成果作为依据支撑的。


这些官科还将积极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体系构建无私奉献自己学识和智慧的所有研究者统统贬称为无学术水平的“民科”,竭力阻挠和破坏他们的研究工作。比如,《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  英语英人起源于中国》的访谈录发表不到数日,就有一家权威的报纸评论员发声棒喝,一家权威的青年报也跟进发声污蔑,四川一官方研究院的院长也按捺不住跳出来发声讥讽,更有一帮无耻的公知文人竟然编段子向杜钢建教授身上大泼污水,编造了诸如“杜钢建是名妓杜十娘的后代”等卑鄙无耻的文章!我们严正声明:我促进会保留诉诸法律维护我们杜钢建会长人身名誉之权利。


我们真切希望官方的历史与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自觉站在中华民族这一边,为中华的复兴鼓与呼。多听听人民的声音,多关注人民的意愿,而不是全身心地沉浸深陷于西方谎言伪史的说教中不能自拔。


我们真切希望中国的报纸、刊物能坚定地站人民一边,站在历史真相一边,做好中华民族复兴的号角手。而不是被某些表面上高举红旗、两脚却站在西方反华、仇华势力立场上的人所利用,为西方反华势力噪声助威,倒行逆施。


三、我们认为从此次网络攻战的密集性和全面性看,此次网络攻战恐怕不是网上自发的行为,而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目的的行为,背后极有可能存在西方势力的操控,是西方反华、乱华阴谋的一个组成部分。


香港回归以后,由于特区政府顶不住受西方支持势力的压力,被迫放弃中国历史教育,使西方的历史观、世界观得以继续牢固控制香港中小学教育,则是造成目前这一混乱局面的根本原因之一在西方人眼中,历史问题从来就不是个简单的学术问题,而是个直接关系人心、关系政权、关系统治的政治大问题。这也是他们为何要竭力歪曲历史、伪造历史的目的之所在。


此次事件一开始,就有人认为我们的“英人英语起源于中国”的观点是为中国中心论的政治服务的,指责我们“文化自信过头”,诬蔑我们“爱国是门好生意”。不断扣帽子、造谣言、进行人身攻击,以至于欺上瞒下,对下愚弄百姓,对上蒙骗官方,利用负面舆情逼迫官方媒体表态,甚至是中外各种势力内外勾结。却消解了我方学者在打破西方历史观和建构华夏历史观的学术方面的不懈努力,即揭露西方伪史的正当性和正义性。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狠辣,实属罕见。


这一切表明,在这些人的眼中,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研究的绝不是普通的历史问题,而是演化成了政治问题,这才是此次网络攻战的真正要害之所在。


当然,这次网络攻击,一方面暴露了西化学者、网络写手的虚伪、卑鄙、无耻,另一方面,则让中国人民不得不追问,他们为何要对一帮恢复世界历史本来面貌的学者们痛下杀手?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们攻击得越厉害,越说明我们的研究正在揭示世界历史的真相。他们的攻击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让现代人起源于非洲还是起源于东亚、中华文明西来还是中华文明西被等等这些学术问题,尖锐地摆在了全国人民面前,成为人尽皆知的公共话题。中国人民已经觉醒了,中国人民不满意西方学术的那一套说教,中国人民迫切需要知道答案。


诚然,恢复世界文明史的本来面目,扶正我中华文明,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好文化先锋尖兵,我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我们真理在握,我们充满了必胜的信心,我们受得了任何委屈,我们斗志昂扬,愈挫愈坚,曾经是我们古圣先贤的荣耀,将在我们这一代完全复归。


最后,国庆佳节来临,祝每位中华儿女过一个祥和快乐的节日,祝福祖国繁荣昌盛!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

2019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