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书摘

贤能政治:尚贤制比选举民主更适合中国

核心提示:姚中秋的中国文明复兴,重新发现儒家观,主张王道天下、和而不同。唯有回归道统,才能重获化人之文,重建仁义礼智,由此才可以重建中国人的精神秩序。” 他提出“重建科举何以必要”的话题,探讨重建科举制度的可能性。在他看来,科举制度不仅是教育制度而是中国政治中最重要的制度,用四句话概括了科举制的优越性:天下为公、选贤与能、政学一体、化成天下。...全文>>

吴万伟2016-11-02 阅读(29)

余东海: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

核心提示:道统高于政统,道德涵盖政治,儒学既是道德学也是政治学。但解说《论语》的学者多着眼于道德,作者则特别贴近政治,几乎每一章都侧重或涉及治理秩序,或以德论政,从道德的角度论述为政之道;或以政论德,从政治的角度论述道德的重要性。要论内圣外王之全面、形上形下之统一和微言大义之中正,非我儒家莫属。个人要成就圣贤君子,政治要实现王道德治,舍此莫由。...全文>>

余东海2016-11-02 阅读(14)

王振耀:财富福音 ——《资本精神》与市场和社会伦理

核心提示:资本精神的逻辑最终导向了社会共享,即财富所有者与大众的共享。如不共享,就要共产,这是德之先生特有的结论。当然,这种共享,是一种提升性的共享,是一种有使命的共享,更是动态的共享即生动的社会创新过程。共享不是剥夺,而是富豪们自觉的奉献,即是现代的慈善。这样的共享,目标是要改善社会质量,是要创新文明,是一种文明的再提升。...全文>>

王振耀2016-11-02 阅读(10)

方诚峰:完美之治必有完美之君

核心提示:在北宋中期儒学复兴思潮下,士大夫理想中的君主,还应该是一个非人格化的政治、道德、秩序符号,且只要接受士大夫无所不在、无孔不入的一系列规训,这样的“圣人”式君主是可以成就的。不少学者认为,这种理念的提出,说明了士大夫对君权的一种限制。但这种说法其实是个误解,士大夫并非是要从的权力角度限制君主,而是要使君主成为圣君,因为完美之治必有完美之君。因此,决不能把士大夫对于君主角色的重新定义拉低到权力分配的技术层次去理解。...全文>>

方诚峰2016-11-02 阅读(11)

儒学不是男人的专利,也是女人的良师诤友——读《儒学新编》后感

自从于丹女士走上电视开讲,人们才发现,儒学并不是只与“传统型”的老年男性才有关。其实,不只是于丹女士这类教育界的知识女性才能结缘儒学,现代女性,都有必要重新正视我们两千年之久的儒学。...全文>>

意而2016-11-02 阅读(9)

枕戈:《名人传》翻译后记:民族的“心魂”与汉语法则的重建

核心提示:之所以要讲到海子这个天才诗人,是因为是海子真正发现了汉语之美、创造了汉语之美,并确立了现代汉语的范型。不是五四诸贤的胡适、鲁迅——他们带来了一种异质的激进的精神,只是旧文化、旧语言的破坏者,而不是新文化、新汉语的创建者——而是海子这个短命天才诗人,在这方面做出了最突出的创造性贡献,历史会给出最后的证明的。...全文>>

枕戈2016-11-02 阅读(11)

《该中国墨学登场了》序二:该中国墨学登场了

核心提示:新墨家的登场实属偶然。我们访谈的部分内容经由媒体和网络的传播之后,在思想界引起巨大反响。访谈集中体现了当代新墨家的学术动态,代表了当代新墨家的主要思想主张,并以“墨家立场”的独特身位,就大陆新儒家、读经运动、墨学复兴、宗教对话、民族主义、全球伦理、普世价值等相关议题展开评议。新墨家的逢时登场,使得许多人开始好奇墨家这个蒙尘千年、一朝而斩的古老学派,如何有可能在全球化、网络化的当下时代浴火重生。 ...全文>>

黄蕉风2016-11-02 阅读(10)

《该中国墨学登场了》后记:中国墨学登场之后怎么办

核心提示:左派墨家的出现,其实是墨家复活的明证。除非某一派对墨学有私心,想要垄断墨家招牌,否则没有理由不欢迎左派墨家进入思想论坛同场竞争。如上所述,左右并举其实是普世诸文明诸思想体系的共同遭遇,我也很少看到右派基督徒会质疑左派基督徒的基督徒身份,或者右派儒者会质疑左派儒者的儒者身份...全文>>

曹天羽2016-11-02 阅读(9)

黄蕉风:只要种子不死,无虑花果飘零 ——方授楚和他的《墨学源流》

核心提示:上海商务印书馆重版的民国著名墨学家方授楚墨学名著《墨学源流》系“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系列一辑,该书根据中华书局1934年版重印,为汉语学界首个通识简体本。本文系香港墨教协会主席黄蕉风为该书所作导读的部分内容,注释从略,略有删改,由作者授权使用。来源:“墨教Mohsim”公众平台(mojiaocn)。 ...全文>>

黄蕉风2016-11-02 阅读(8)

万俊人:“相与”之道——序唐文明《与命与仁》

核心提示:“相与之道”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探讨的真义大道。然,让人困顿难解的是,一方面,我们这个被称之为“全球化”的时代,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探寻多元文化之间的相与之道;而另一方面,我们今天的生活世界确乎又比任何时候都更缺少人际、群际、族际、国际的相与或对话的资源。当然,更多的需求本身也意味着更严重的匮乏。由此看来,相与之道不独是多元文化之间的事情,也是多种思想、观念、价值之间的事情。...全文>>

万俊人2016-11-02 阅读(5)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